海妖的歌声

 历史故事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1-14 16:06

那一年,我得到一件美差,寻找万泉河出海口.——为了寻找海南岛新的旅游资源。

中国人都知道海南岛有一条万泉河,从地图上看,万泉河从琼海县境内注入大海,找到《海南日报》一个琼海籍的朋友打听,我才知道那入海口所在地叫博鳌,很拗口的地名。

那一年,博鳌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,甚至在国家地图出版社的海南地图上,都没有标注出她的地名。

走在琼海县的街上向人打听去往博鳌的路,十个有九个摇头说不知道,第十个是长途班车的售票员,她建议我们到码头上找船进去。

来到万泉河边已经是下午五点,船夫都嫌时间太晚,当晚有没有月亮,进去后怕出不来。

看来那地方还真偏僻。

不过我运气不错,一条木船的船主听见我说博鳌,闻声过来探听,一听我要去博鳌,便热情高涨,马上表示愿意送我。

我得先询价,那时候海南刚开放不久,某些岛民宰客很凶。

不要钱,我就是家就在博鳌,我进城卖鱼的,正要回家,上来吧。船老大一脸憨厚,语出诚恳。

万泉河水的清纯程度,决不输给漓江,河面开阔,两岸是茂密的热带丛林,不断有小村落从椰树香蕉林里露出些青砖黑瓦,袅袅炊烟。

船往东行,夕阳被拉到身后,那时候已过了冬至,太阳落山比较早,小船渐行渐暗,河面宁静,两耳只闻椰风沙沙。

突然,从椰风缝隙中隐约穿出一个奇怪的声音。

像是一个女人在鸣冤,又像是鬼在哭。

看看摇橹的大叔,似乎完全没有听见。再侧耳,只有风声,兴许是我幻听吧。

河道越来越窄,几乎伸开双臂就能触碰到两岸的红树叶,太阳的余晖被阻隔在林梢上,许多小虫扑面而来,河道弯曲增多,一幅永远到不了尽头的感觉,不由得感到害怕起来。

偏偏就在这时候,我以为是幻听的那种声音又从密林深处飘来,咿咿呀呀,感觉是很尖锐的女声。

我实在忍不住,问船老大:

大叔,你听到有人在唱歌吗?

大叔摇摇头,我们这里哪有人会唱歌,没有的,没有的

小船终于穿出河巷,眼前豁然开朗,一汪巨大水面展开,夕晖熔金,彩霞染浪,金黄的湖面与七彩云霞之间,是一层白色烟波,烘托出一座座小岛。

这湖水是三条江水汇聚的,那边就是大海大叔指指东边,说,我带你到三江入海口,那边有家小旅社,安顿好后,我再带你到我家吃饭。

啊,大叔,吃饭就不用了,送我到镇上随便吃点好了。

那不行的,镇上没有饭店,博鳌是个小地方,难得有客人,听我的喽。

现在想来惭愧,当时,我一直怀疑大叔想赚我钱,后来才知道,这地方民风就是这么淳朴。

旅社在三江入海口的边沿,对面有一座古庙,很气派的石牌坊上刻有三江庙三个大字,但庙宇不大,也很陈旧了。

(后来,开发商拆除了这座古庙,我所住旅社与三江庙的位置就在现在的锦江酒店哪儿。)

当晚,我下榻博鳌客栈,那晚没有月亮,窗外古庙只呈现出剪影,剪影下面是大海,正是退潮时节,海面很宁静,只听得见江水缓缓灌入大海的流波声。

虽然时值隆冬,热带岛屿的晚上,感觉不到寒冷,盖一床毛毯也足够了。

我刚躺下一会儿,还没来得及将波涛声收进枕头里,耳畔就传来一连串哀怨悲情的歌声。

好熟悉的声音,就是这声音陪伴我顺水一路。

好诡秘的歌声,如泣如诉如哀怨,起身观望,歌声来自三江庙后面,庙后便是大海。

我脑海里浮现出荷马史诗《奥德赛》中有关海妖歌声的描述。海妖塞壬的歌声摄人魂魄,蛊惑着水手的灵魂,引诱他们走向死亡。当听到海妖们唱起优美的咏叹调,水手们不约而同放下手中的船桨与船舵,不可思议地纵身大海,将生命转瞬化作一片起伏的波涛。

那一瞬间,我真的产生了冲出户外,跳进大海的欲望。

我又想起了传说中的莱茵河绝色海妖罗蕾莱,她总是坐在悬崖上唱歌,诱惑过往船只,让听见歌声的忘情而触礁丧命

歌声不知持续了多久,在博鳌的第一夜,内心充满恐惧与好奇。

第二天一早,我起床后问旅馆老板,昨晚谁在三江庙后面唱歌啊?

老板说:没人唱歌,我们这里的人不会唱歌的。

不过,马上要过年了,元宵节博鳌有个三江庙会,附近渔村的乡亲都要来,庙后面有个戏台,到时候有琼剧表演最近四乡八里的琼剧爱好者都在练习呢,你可能听到的是有人练戏

琼剧很古老,唱腔很凄婉,用的是海南方言,对于我来说,完全是外语。